“世界有氧运动之父”送给中国跑友3大权威处方

“世界有氧运动之父”送给中国跑友3大权威处方

最近,“世界有氧运动之父”、87岁的肯尼斯·库珀博士来到了中国参加活动。

名字听起来有些陌生, 其实库珀博士被誉为全世界运动与公共健康领域的先去和预防医学权威。

这已经是87岁的他第12次来到中国了,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是他研究生涯至关重要的一站。

上世纪70年代,库珀率先提出“预防比治疗更重要”的理论,他常告诫人们,“运动和预防,部位取代医药,不为逃避死亡,只是为了改善生活质量,从而尽可能远离病痛。”

库珀出生于1931年,读书时期,他是一名优秀的运动健将。从医学院毕业后,库珀效力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负责宇航员发射前的体能训练和测试。

1968年,库珀根据自己对宇航员的研究出版了第一本书《有氧运动》。书中阐述了人们可以通过有氧运动减少心脏病风险。

书出版后,美国《读者文摘》做了整版报道,《有氧运动》成为当年十大畅销书之一。

库珀因为医学院的学习和临床实习工作的紧张,一度中断健身,体重暴增至92公斤。有一天,库珀玩滑水板时突然恶心眩晕,差点昏厥过去。库珀这才对自己的身体重视起来。在医生的帮助下,他找到了问题根源:缺乏运动,体重失控以及精神压力所致。

库珀重新捡起跑步,第二年就跑了波士顿马拉松。通过跑步和合理饮食,6个月内库珀的体重恢复正常。成功减重带来的变化是:高血压、糖尿病前期、疲乏等问题迎刃而解。

此后,库珀配合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被送到哈佛大学去读公共卫生学硕士,也在当时的哈佛大学运动生理实验室学会了“有氧能力”的测验。

库珀发明了著名的“12分钟体能测验”与“有氧代谢运动得分制”,成为全世界推广有氧代谢运动的第一人。美国前总统卡特、布什、克林顿都接受过库珀有氧运动的指导训练。

1984年,写《跑步圣经》的作者詹姆斯·菲克斯在跑步中猝死。他一直提倡跑步、跑马拉松,他的突然离世在当时成为举国皆知的新闻。库珀也接到了几百家媒体要求采访的电话,他们问他,“一个经常跑步的人还会得心脏病死掉吗?”

库珀马上开始着手调查詹姆斯·菲克斯的死亡,发现了问题所在:第一,他天天跑步,但很喜欢吃垃圾食品;第二,他喜欢抽烟,有着漫长的抽烟史;第三,他生活中存在着巨大的压力,刚刚结束一段婚姻。

调查结束,库珀为此专门出了一本书,他强调不同的人应该根据心脏的不同状况来定制处方。在库珀看来,科学安全的运动非常重要。

库珀给中国的跑步爱好者提出了3点建议:跑步前需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活动;当在跑步中感到不适时,应该立即停止剧烈运动,但不应该完全停止活动;在快跑前应该先进行一段慢跑。

在中国,跑步渐渐变成了覆盖面极其广泛的全动,掀起了一波波「马拉松热」

库珀首推的有氧运动使上世纪60年代曾猖獗美国并导致死亡率第一位的心血管疾病,早在30年前就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有效控制。美国人类健康统计中心公布的数字表明,1968年仅24%的美国成年人参加跑步运动,1984年增加到59%。

同期,美国吸烟人数减少了一半,心肌梗死死亡率下降37%,中风死亡率下降50%,高血压人数降低了30%以上,高血压死亡率下降60%,人均寿命从70岁增至75岁。据报道,1970年到1980年美国人平均寿命增加4年,这一成就是美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

87岁的库珀回忆起当年的奋斗岁月,他表示:“许多人无法想象我所面对的挑战。当年有氧运动和预防医学并不普及,但我坚持了下来,因为我知道健康的生活意味着什么。”

库珀研究院用大量实例及数字证明了,适当的体育锻炼能够将由各种因素诱发的人类死亡率整体降低65%。

1988年的北京,当时库珀来华的邀请者是胡大一。他回忆了当年邀请库珀来华以及发动群众慢跑的情景。

“库珀教授的有氧运动当时已经在全世界很多国家风靡,他本人在全球各地组织过很多大规模的慢跑,很多人跟着他在街头跑步。可是在北京那次领跑,跟在库珀教授身后的只有三个人。”胡大一曾对媒体说。

这三个人是《健身秘诀》(《有氧运动》中译本)的翻译者胡大一、曹杰(北大卫生学硕士研究生)和杨宏健(长城饭店健身房教练)。

在库珀的记忆中,上世纪80年代末来中国,自行车是最主要的交通工具,孩子们步行或骑车上学。这是一种很好的锻炼。

然而,随着大量家庭富裕起来,孩子们运动量减少,以洋快餐为代表的垃圾食品更是到处都是。

在库珀看来,这些是导致中国儿童肥胖率急剧升高的罪魁祸首。而且中国的吸烟者人数众多,加上长期缺乏锻炼的人群数字惊人,高血压和心血管疾病患病率非常之高。

库珀用了40年时间对10万美国人进行追踪研究,结果显示:在30分钟内完成3200米的运动距离,每周坚持5次,患心梗等心脑血管疾病的几率减少65%。

“这十几万人最初都是主动来找我开‘运动处方’的人,我把他们分三类。第一类,不听从我劝告,给他们开了方子仍然久坐不动的人;第二类,听了我部分建议,每周三次并常年坚持有氧运动的人;第三类,始终坚持每周五次有氧运动的人。追踪40年后,我发现,久坐不动的这类人得心脑血管疾病几率明显高于其他两类人。第二类比第一类发病几率降低58%左右,第三类发病几率减少65%。”

库珀得出结论:第一类人平均寿命最短,第二类人比第一类人平均多活5年。而始终坚持每周五次有氧运动的人平均多活9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