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板滑雪观赛秘籍:助你成为单板“懂王”

单板滑雪观赛秘籍:助你成为单板“懂王”

如果说冬奥会上有什么被大家所熟知的冰雪运动项目,毫无疑问非滑雪莫属。《2020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显示,2020年5月1日至2021年4月30日,中国滑雪人次达到2076万人次。

而相比于普通人在滑雪场上的体验与娱乐,滑雪赛场更为惊险刺激。根据RUC新闻坊 《勇敢者游戏:冬奥极限挑战图解》 的统计,单板滑雪是雪上项目中伤病率最高的项目之一。

单板滑雪为何如此“惊险”?冬奥会赛场上的滑雪和我们日常的滑雪有何不同?滑雪比赛究竟在比什么?

RUC新闻坊赛前指南第三弹,聚焦“耍帅”的单板滑雪,带你了解单板滑雪历史、熟悉比赛场地、看懂比赛规则和高级技巧,让你不仅能在朋友圈晒自己滑雪的英姿,过年和家人在一起看单板滑雪比赛时,也能不露声色地给出几句专业讲解和评价。

事实上,滑雪不仅在日常生活中受到欢迎,在冬奥会的赛场上,滑雪也是“热门项目”。在北京2022年冬奥会的15个运动项目中,有7个项目都与滑雪有关。包括单板滑雪(Snowboard)、越野滑雪(Cross-Country Skiing)、跳台滑雪(Ski Jumping)、高山滑雪(Alpine Skiing)、自由式滑雪(Freestyle Skiing)、北欧两项(Nordic Combined)和冬季两项(Biathlon)。

除了单板滑雪(Snowboard)作为一个分项单列之外,其余6个项目都是使用双板进行的。

相比其他项目的悠久历史,无论是作为一项雪上运动还是作为冬奥会的一个比赛项目,单板滑雪都要“年轻”许多。

单板滑雪起源于20世纪60年代,当时一位美国工程师把两块滑雪板绑在一起,在一端系上一根绳子,拉着他的孩子从坡上滑下,偶然间发明了这种新式的滑雪板。随后,许多人在此基础上借鉴冲浪板和滑板的设计,创造出了适应不同运动形式和场地环境的单板滑雪板,单板滑雪也因此被称为“雪上冲浪运动”。1998年长野冬奥会上,单板滑雪成为正式比赛项目。

在今年的北京冬奥会上,单板滑雪共包含11个项目,包括男子组和女子组的平行大回转、单板障碍追逐、U型场地技巧、坡面障碍技巧和大跳台,以及新增的混合团体障碍追逐项目。

这11个项目将产生共11枚金牌。2月5日,单板滑雪正式开赛;2月6日到12日,每一天都将产生1到2枚单板滑雪金牌;2月15日,单板滑雪将在男女大跳台小项中产生最后两枚金牌。

来自美国的肖恩·怀特无疑是单板滑雪赛场上最受瞩目的选手。从2006年都灵冬奥会开始,肖恩·怀特已经连续参加了四届冬奥会,并且拿到了三届冬奥会的U型场地技巧冠军,被誉为“三金王”、“U型场地技巧之王”。两次获得单板滑雪女子坡面障碍技巧金牌的杰米·安德森、冬奥史上最年轻的女子单板滑雪冠军克洛伊·金也是单板滑雪夺冠的热门选手。

对于中国队而言,单板滑雪中的U型场地技巧、坡面障碍技巧和大跳台是最有望获得奖牌的项目。

在往届冬奥会上,中国队已多次参加单板滑雪U型场地技巧项目,有一定的基础。选手蔡雪桐和刘佳宇均是第四次参加冬奥会的“元老”选手。在此前的冬奥会中,刘佳宇还曾在2018年平昌冬奥会中获得该项目的银牌。

17岁的小将苏翊鸣将在北京冬奥会上上演首秀。2021年12月,苏翊鸣在单板滑雪大跳台世界杯上获得金牌,成为中国男子单板滑雪的第一个世界冠军。与此同时,他也是中国单板滑雪的“难度王”。今年1月,他解锁了单板滑雪内转1980度抓板超高难度动作,成为首位完成该动作的男运动员,打破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竞速项目是单板滑雪比赛中的一大版块,相较于技巧项目的观赏性,竞速项目更能展现奥运赛事的速度与激情。

平行大回转比赛中,红蓝两条赛道平行,选手在向下滑行的过程中要绕过25个三角形旗门进行“回转”。如果漏掉了旗门或者是滑错了旗门,选手将会直接失去本轮比赛的成绩,这也是平行大回转比赛中最常出现的失误。

障碍追逐则是在长达约2100米的赛道上设置各种地形障碍,它有点类似于我们熟悉的跨栏比赛,只不过是从田径场搬到了滑雪场,障碍设置也更加多种多样。

北京冬奥会障碍追逐的比赛场地大致呈“J”型,共有七处左右的弯道。此外,赛道中还有上下陡坡、跳台、波浪包等多种障碍共45个,选手需要在经过重重障碍的同时保持滑行速度,用时短者获胜。

毫无疑问,竞速项目的关键就是提高速度,减少用时。那么,在复杂的场地上,要如何自如地控制身体和滑雪板,尽可能地提高速度呢?

平行大回转比赛中,选手要在高速滑行中连续转弯绕过25个旗门,在这个过程中,为了提升速度和灵活变换方向,更多是将雪板立起用刃刻滑。而为了更快速地连续转弯,选手需要交替使用前刃着地式刻滑和后刃着地式刻滑——不断换刃刻滑,是完成转弯的关键。

除了对雪板的控制,选手在转弯时还要注意对身体的控制。转弯时选手的整个身体都要随之转动,从头到肩、胯、脚依次转动。此外,选手对线路的选择、刻滑时角度的控制、转弯的节奏等等,都会影响运动的速度。

而障碍追逐比赛需要跨越更多的障碍地形,需要掌握的技巧也就更多更复杂。比如,在通过单独的小跳台时,选手要尽量减少在空中腾空的时间、控制腾空的高度,从而尽量快和稳地落在地面上,保持滑行速度。但在通过波浪包,也就是一连串小跳台的时候,直接腾空飞跃、跳过波浪包反而更能节省时间。

来源:2021~2022赛季国际雪联单板滑雪障碍追逐世界杯第一站——张家口崇礼站决赛

选手在比赛中所处的位置也影响着他的“战术”选择。由于空气气流的作用,滑在后面的选手往往受风力的影响较小,还可以利用前方选手滑行产生的气流,降低身位使全身处于气流中,从而减少阻力,提高速度。不过,在实际比赛中,没有人会愿意一直落在其他人后面,毕竟,只有领先时才有机会自由加速,通常只有在出发落后的情况下,选手才会选择跟滑。

技巧是单板滑雪运动员比拼的另一大版块。在冬奥赛场上,技巧型比赛有U型场地技巧、坡面障碍技巧和大跳台三项。

U型场地技巧的“U”指的是场地的横截面形状,整个场地像一个倾斜放置且底面平滑的长型水池,选手从起点的坡顶加速滑下,进入U型池,然后在池中左右来回滑行,同时纵向沿着坡道滑下。

整个比赛的看点在于运动员在腾空飞出池壁时,利用在空中的时间完成旋转、抓板等难度动作。被誉为“U型场地技巧之王”的肖恩·怀特曾在4年前的平昌冬奥会完成“back to back 1440(空翻四周接空翻四周)”,获得97.75的高分并顺利将金牌收入囊中。

坡面障碍技巧的场地分为两段:街道障碍区和跳台区。选手需要在障碍区通过一系列障碍,再滑入跳台区完成三次跳台动作。

坡面障碍技巧比赛的自由度很高,这一方面体现在选手通过障碍区的方式,选手可以选择在障碍区的三个赛段自选道具,以任意技巧动作通过即可。

另一方面也体现在街道障碍区的设计,障碍设计没有固定的要求,从索契冬奥会的俄罗斯套娃雪人,到今年北京冬奥会上长城形状的雪墙,每个场地都是独一无二的。

相比前两项,大跳台更为简洁直接。选手从高处的起点加速滑下,借跳台飞至3-4层楼的高度后在空中完成系列技巧动作。中国热门选手苏翊鸣打破吉尼斯世界纪录的“Bs1980 Indy Crail”(内转1980度抓板)超高难度动作,正是在大跳台的训练场上完成的。

不管是哪个场地,对选手的核心技巧要求主要都是旋转和抓板。但旋转的正反脚、度数、方向,抓板的方位、顺序……一些动作之间存在的细微差异可能就让难度上升一个等级,听起来简单的“旋转”“抓板”里有着大门道。

在滑行时,根据运动员的习惯哪个脚在前分为正反脚,惯用脚为正脚,另一侧为反脚。左脚为惯用前脚的称为regular(左脚位),右脚为惯用前脚则称为goofy(右脚位)。

图中的正反脚、旋转、抓板,决定了选手技巧动作的难易,但裁判打分不只看难度。从抓住最佳时机起跳、空中完成动作,到平稳落地,选手要比的不只是在空中的那几秒钟,还有整套动作的流畅和完成度。

动作编排的创造性也是技巧项目的一大看点和得分点。看过几场滑雪比赛你就能感受到,这是一项追求自由、鼓励创新的运动。顶级选手会在比赛中逐渐形成个人风格,比如惯用的王牌动作、创意的障碍赛道选择。

在平昌奥运会的坡道障碍技巧赛中,美国小将雷蒙特·杰拉德在障碍区别出心裁地飞跃切换赛道,滑出了一条其他选手都没有走过的路线,即使之后有选手优秀地完成了难度系数更高的动作,他依然从整体得分上超越对方获得冠军。

打开北京冬奥会官网上看单板滑雪赛程安排,“资格赛”“淘汰赛”“大决赛”“小决赛”……各种赛制名称五花八门。对选手来说,要想拿到金牌,需要经过多少轮的角逐呢?

如果你是竞速项目的参赛者,需要先通过资格赛和淘汰赛,再在1/8决赛、1/4决赛、半决赛中存活下来。最后的决赛分为“大决赛”和“小决赛”,如果你在上一轮名次靠前,就可以在“大决赛”中参与冠军等奖牌的争夺,否则便失去了争夺冠军的可能,只能在“小决赛”争取3-4名或5-8名。

如果你是技巧项目的参赛者,比赛的轮次要小于竞速项目。在资格赛争取到晋级资格后,就可以直接来到决赛角逐冠军。

相比于竞速项目单纯依据速度快慢直接进行排名,技巧项目在动作打分规则上更为复杂。从轻微的手触雪、明显手触雪,到臀部触雪、摔倒,身体不同部位接触到雪意味着选手在掌控身体上的失误,不同等级的失误会扣除不同的分数。

裁判在为技巧项目打分时,主要从动作难度、高度、多样性、动作完成度和进步创新性这五个方面判定。坡面障碍技巧的赛段更复杂,裁判分组负责整体表现和各赛段的分段打分,最后加权得到总分;而U型池和大跳台则从整体上依照上面的五个标准进行评分。

看懂了这些打分规则,你也可以成为“预言家”,根据选手完成的动作质量,不等裁判打分就预判选手的得分区间。

体育记者艾丽莎曾评价单板滑雪这项运动:“(在U型池里跳得)更高不仅需要技巧,还意味着如果没有成功你将摔得更惨”。

但风险并没有阻止滑雪运动员的尝试。小将苏翊鸣4岁开始学习滑雪,他形容自己在空中滑翔的那两秒钟:“自由、美好、安静,可以俯瞰周围的山和雪。”

也许正是这种反抗地心引力、依靠势能和动能的转换而得到的自由,让一位又一位滑雪运动员向着更高、更难发起挑战。

冬奥会已经开幕,请拿好这份指南,希望你在看比赛时看得懂,更能领略这份极限运动的魅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