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冰雪运动的历史演进及发展趋向

我国冰雪运动的历史演进及发展趋向

2015年我国新疆阿勒泰地区被国际公认为“人类滑雪的起源地”,2022年第24届冬奥会将在北京举办,这是我国冰雪运动史上最早和最新的记载,也是世界冰雪运动史上最重要的两个中国元素,连接着中国冰雪运动的历史与未来。过去,我国是人类滑雪的起源地;未来,冰雪运动将成为落实全民健身计划,实现体育强国宏伟蓝图的坚实基石。从历史脉络上对我国冰雪运动发展历程进行全面梳理、回顾与展望,有利于国人认识冰雪运动历史、感受冰雪运动文化、参与冰雪活动。

阿勒泰地处新疆阿尔泰山南麓,是我国降雪最早、雪期最长的地区,以雪量大、雪质优、雪期长而著称,且山多林广,拥有得天独厚的冰雪资源。早在1万多年前,居住在这里的游牧民就用白松木和马小腿皮制做成的毛雪板进行生产生活。2005年在阿勒泰市汗德尕特乡的墩德布拉克发现了人类脚踏滑雪板,手持单杆进行滑雪狩猎活动的岩画。经考古专家认定,它的制做年代可上溯到1万至3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晚期,这一时间比挪威发现的岩画及瑞典、芬兰发现的古代滑雪板至少提早了几千年。2015年挪威、瑞典、芬兰等18个国家的30余位专家对该岩画进行分析、考证、鉴别,共同确定了中国阿勒泰地区是“人类滑雪的起源地”,并于“中国阿勒泰国际古老滑雪文化交流研讨会”联名发表《2015阿勒泰宣言》。从此,阿勒泰地区是世界滑雪的起源地得到国际公认。

1.2 以诗歌、绘画证史:蒙古族“古老滑雪长调”、《冰嬉赋》与《冰嬉图》

至今,在阿勒泰市汗德尕特蒙古民族乡仍保留有千年历史的“古老滑雪长调”——“在那高高的阿尔泰杭盖(蒙古语,意即高高的山的意思)山中,身上背着柳木制作的弓箭,双手斜推着滑雪棒的,脚踩红松、白松木制作的滑雪板,很快地滑着奔跑在松树林中的,身后拖着山羊皮囊的,是那勇敢而又灵活、聪明的猎人……”以长调的形式生动地演唱阿勒泰地区猎人脚踏马皮滑雪板在茫茫雪海狩猎的情景。“古老滑雪长调”从另一个侧面为人类滑雪起源地提供强有力的佐证。

历代帝王将相、诗人对冰雪触景生情,诗兴大发,用优美的诗句来描写大自然的冰雪美景和人们冰上运动的情景,各朝画家也挥毫泼墨,用画作记录当时的场景,让后人欣赏时如身临其境。1745年清朝乾隆皇帝亲自撰写了一篇1300余字的《御制冰嬉赋》,认为“冰嬉为国制所重”,其诗注称“国俗常有冰嬉之典”。在他的《新正瀛台小宴御前藩王大臣及漠咱帕尔》一诗中写道“千群尚可冰嬉试”,描述了当时“冰嬉庆典”气势恢宏的盛大场面和千人竞相速滑的壮观景象。晚清诗人爱新觉罗·宝廷的《偶斋诗草》“朔风卷地河水凝,新冰一片如砥平。何人冒寒作冰戏,炼铁贯韦作膝行。铁若剑脊冰若镜,以履踏剑磨镜行……”生动描绘了当时滑冰的情景。

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正月初二,为庆祝紫光阁修葺一新,皇帝携文武大臣一百零七人及番邦使臣十一人,饮酒观冰嬉,宫廷画师姚文瀚绘制的《紫光阁赐宴图》描绘的就是这件事。故宫博物院收藏的两幅国宝名画——《冰嬉图》,都生动地展现了当时乾隆皇帝欣赏冰嬉的情景。将当时花样滑冰的高超技艺,栩栩如生地呈现在人们面前,冰上健儿姿态各异,各显绝技,鱼贯而行,组成一条巨龙,蜿蜒盘转,场面宏大。该画使我们对清代宫中冰嬉活动有一个形象而直观的了解。以上诗歌、绘画既描绘了滑雪、滑冰的情景,又记录了我国古代冰雪运动的历史。

1.3 以游戏、表演、比赛证史:“竹马”“冰床”游戏、冰嬉活动与冰上运动会

隋唐时期,一些有趣的冰雪游戏在民间广为流传。东北地区就出现了“竹马”游戏,人踏在“竹马”上,手执一根曲棍,在冰面上撑地滑行,不但省力,速度也快,这也是中国冰上运动的起源。宋朝深受民间喜爱的“冰床”游戏,是两三人坐一块木板上让一个人在前面用绳子拉着嬉戏。宋人沈括在沧州亲眼看到冰床在河上来去如梭的景象时,惊叹不已,并将这一场景写进了他的《梦溪笔谈》一书中。清代皇帝及达官贵人用的冰床,已有豪华的装饰。《榆巢杂识》一书载:“冬日液池,上御拖床。其制似榻无足,似车无轮,以人挽行冰雪中,至便。有施氈幄及饰以龙凤者。”即清帝所用冰床既装饰华美,又防寒保暖,堪称“冰上游艇”。可见,清朝时期冰床不仅是一种冰上游戏,还是参与游戏时的交通工具。

隋唐时期出现的冰上运动历经几个朝代的发展,到清朝时逐渐演变为每年举行一次的“冰嬉庆典”活动。旧历腊月的冰嬉大典,初是检阅训练军队之礼仪,并编有专门的滑冰兵种,叫“技勇冰鞋营”,还有相应的管理制度和训练方法,后逐渐演变成宫中的娱乐活动。北京景山西侧的北海公园就是清代皇家阅兵的地点之一,皇家每年冬季在民间挑选“善走冰”的能手上千名入宫进行训练。于敏中在《日下旧闻考》中有“冬月则陈冰嬉,习劳行赏,以简武事而修国俗云”的描述,记载了每年冬至至三九于太液池(现北京的北海和中南海)为皇帝贵妃进行冰上表演的场景,表演内容有编队速滑、速滑射球、花样滑、冰上蹴鞠等。《燕京岁时记》中有这样的记载:“冰鞋以铁为之,中有单条缚于鞋上,身起则行,不能暂止。技之巧者,如蜻蜓点水,紫燕穿波,殊可观也。”可见,当时冰嬉活动开展广泛且冰鞋制作精良。

明朝时期,冰雪活动在北方少数民族地区普遍开展。据《满洲老档秘录》(又名满文老档)记载,公元1625年正月(明熹宗天启五年),东北建州女真族首领努尔哈赤在太子河就举办过盛大的冰上运动会,比赛项目有冰球、速滑、花样溜冰、冰上射箭以及冰上武术等,奖励办法为冠军赏银20两,亚军赏银10两。其中有一种“双飞舞”,两人在冰上舞蹈,表演出各种姿势,舞姿优美轻盈,极为好看。冰上的武术花样繁多,有叠罗汉、耍刀等等。参加冰上比赛的不仅有训练有素的兵士和随从侍卫,也有贝勒的夫人和众兵丁的妻小。这是有文字记载的我国古代第一次冰上运动会,也是“现代冰上运动项目的原型”。

综上所述,滑雪活动在我国历史悠久,自诞生之日起,便以其移动的迅捷性、突出的运输能力,与人们生产生活紧密相联,具有较强实用性及一定的娱乐性,对当时的渔猎活动起重要作用,并成为民众冬天钟爱的雪地活动之一。随着时代的变迁,朝代的更迭,生产力的不断提高,人类对冰雪资源的认识日益深入,冰雪活动的呈现形式也在不断丰富与变化,展现出强大的生命力得以生生不息。滑冰活动的出现远晚于滑雪,清代作为休闲娱乐与竞赛的冰上活动项目增多,专业性更加突出,民间与皇家冰上活动繁多,标志着我国冰上运动达到高潮,对后来我国冰雪运动的繁盛与发展产生重要影响。

随着1840年鸦片战争的爆发及西方文化的传入,现代体育作为“西方文明”的象征也开始传入中国。伴随他们的军队、侨民和传道士一同进入中国的冬季运动项目是滑冰。随着19世纪中叶《天津条约》与《北京条约》的签订,英、法、美、意、德、日等国家相继将天津城南一带划为其租界。1881年北洋水师学堂首先将已传入中国的滑冰纳入操法科(课)。19世纪末,天津英租界“英租界运动场”和法租界“联合俱乐部”的创立,使得溜冰会员逐渐增多。此后不久,滑冰的队伍里开始出现了冰球,并在此基础上成立了天津冰球俱乐部。之后再传到北京,继而到达大连、哈尔滨等地。随着速度滑冰、花样滑冰和冰球的传入,越野滑雪和高山滑雪也随后传入我国。

《跑冰术》是1927年由王怀琪、吴洪兴编撰,经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第1本介绍轮滑运动的书。该书配插图17幅,用以介绍各式花样动作的练习方法,还介绍了跑冰运动的好处,有一章《跑冰球戏》提到冰球的规则,这也是冰球运动第1次在中国提及。《溜冰术》是1930年由鸽影合作社编纂的,是第1本专门介绍冰上运动的书,该书图文并茂,有序言、规则、用具、基本图形练习、化妆溜冰等7部分。该书末尾还刊登了购买各式滑冰装备的广告页6张,如制作冰鞋到王府井的千祥鞋庄,磨冰刀是北京摄影社最佳,滑冰服装是王府井源泰西服庄最好,化妆面具以崇文门的永兴洋纸行最全等。这两本书是我国近代跑冰(轮滑)和溜冰(滑冰)者的启蒙课本和装备指南。

1930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我能比呀:世界运动会丛录》一书,是中国第1部关于参加奥运会的历史文献,填补了中国近代体育史的一页空白。该书作者宋如海,是中国第一位正式派出参加奥运会的列席代表,他把在荷兰考察第9届奥运会的见闻收录书中,旨在向国人介绍奥林匹克运动,从而提高国人对奥林匹克运动的认识。在该书前言部分,对1928年瑞士圣莫里茨举办的第2届冬奥会进行了介绍,并配有5幅此次冬奥会的比赛图片,即高山滑雪、钢架雪车、跳台滑雪、越野滑雪和女子花样滑冰。该书第一次向中国介绍了冬奥会,证明中国人在冬奥会举办之初就对此有一定了解。

19世纪末,欧洲的滑冰运动传入中国,速滑运动便逐渐成为北方人民群众所喜爱的冬季运动项目。20世纪初,华北的冰雪运动亦在民众中传播开来,主流是在校学生。燕京大学、北京大学、辅仁大学、通州潞河中学、南开大学、北洋大学、南开中学等学校,在冬天相继开辟冰场,供学生滑冰。北京的北海公园是皇家冰嬉的场所,老百姓是禁止入内的,民国初期有军政要员多次提出向民众开放的建议,直到民国五年内务总长许世英的提议才得到通过。据《北平晨报》报道,1926年1月31日在北海公园的冰面上举行了一场化妆溜冰竞赛大会,其观者数千人,参加者130余人。类似北海公园这种形式的化妆溜冰大会在中国北方并不罕见,沈阳小河沿、天津的北宁公园、北京的中南海冰场、太原等地都曾举办过类似的活动。

1935年北京举行过一次滑冰比赛。同年,在第19届华北运动会“冰上表演大会”上,将速度滑冰、花样滑冰和冰球列为表演项目。抗日战争爆发后,有些冰雪活动也未停止,1938年长春创办了第1个滑雪俱乐部。1943年2月在革命根据地延安举行了冰上运动会,比赛项目设有男女100m速滑及各项表演赛。

现代滑雪传入我国的时间相对较晚。1932年12月哈尔滨铁路局在黑龙江阿城市玉泉镇北山修建了一座滑雪场,建有越野和高山滑雪线路及一座小型跳台,这是我国第1座滑雪场。1948年黄埔军校新疆第9分校举办了一次“西北五省部队滑雪训练班”,1000多名连级以上军官接受3个月的训练,之后还进行重兵器雪地牵引、滑雪射击及10km越野竞赛,这是我国近代史上举行的一次规模较大的滑雪比赛。

在现代滑雪项目的传入过程中,现代雪橇运动也于20世纪30年代出现在东北地区。据载,1938年冬,哈尔滨铁路局为进一步推动冬季户外活动的开展,购置了4台雪橇,有2人座,也有4人座,作为员工、旅游者和滑雪爱好者的一项活动。遗憾的是,1945年8月15日,日本人在溃逃时连同雪具焚毁一空。

现代冰雪运动是在特殊历史背景下传入旧中国的,带有强烈的殖民主义色彩,体现出一种特定历史条件下的特殊文化现象。它通过休闲娱乐、军事需要得以传播和普及,并与中国的传统冰雪运动一道走进人们的生活。在此过程中我国既引进冰上、雪上竞技竞赛项目、修建滑雪场、成立滑雪俱乐部,又举办雪上及冰上运动会。这一时期的我国传统冰雪活动,虽然受自然条件和特殊历史的制约,仍与国外现代冰雪运动相互影响、相互融合,形成互鉴共融的局面,为新中国成立后冰雪运动的发展打下坚实基础。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规定“要提倡国民体育”。1949年10月成立“中华全国体育总会筹委会”,做出关于“开展冬季体育运动”的决定。随之,我国北方地区冰雪运动进入新的历史时期。1951年1月在吉林省举办的第1届全国性滑雪表演大会,设置跳台滑雪和高山滑雪等项目。1953年2月首届全国冰上运动会在哈尔滨举行,共有219名运动员参加速度滑冰、花样滑冰和冰球的比赛。1956年成立全国冬季运动协会,并加入国际滑冰联盟及国际冰球联合会。1957年2月在吉林通化市举办第1届滑雪运动会,设高山滑雪、越野滑雪两大项,同年派出男女速滑队参加世界锦标赛。1958年新中国最早的滑雪队通化市滑雪队、吉林市滑雪队组建成功。1959年1月在世界男子速滑锦标赛中,杨菊成以平第1名的成绩为中国获得1枚银牌。1959年2月第1届全国冬季运动会在哈尔滨和吉林两地举行,其中冰上项目速度滑冰、花样滑冰和冰球在哈尔滨举行,雪上项目越野滑雪、高山滑雪在吉林举行。同年,中国速度滑冰第一人王金玉在阿拉木图举办的六国邀请赛中,获5000m速滑冠军。1963年在日本长野举行的第57届男子速滑锦标赛中,罗致焕以创赛会记录的成绩在1500m比赛中摘得桂冠,成为我国首位冬季项目世界冠军。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冰雪运动开始在东北、华北和西北等有条件的地区开展,各地纷纷举办冰雪运动赛事和群众活动,甚至成为部分北方地区冬季娱乐健身的主要方式。新中国冰雪运动迈出了发展的坚实一步。

1966年“”开始,各级体育组织受到冲击,众多运动队遭到解散,《新体育》《体育报》停刊,中国体育的国际交往和竞赛减少或终止,各类运动项目的发展基本处于停滞状态。1968年中国第1座人工制冷冰场在北京首都体育馆建成,一些冰雪运动项目的训练和比赛才逐渐复苏。国家冰球队于1972年首次参加国际比赛,至此,国家和地方逐步恢复冬季运动项目的场馆设施建设和少数运动队建设。1975年在挪威奥斯陆世界速度滑冰锦标赛中,赵伟昌获得500m第2名。1976年第3届冬运会在哈尔滨举行,其中少年运动员223人,占总人数的71%,成为我国冬运会历史上少年运动员参赛最多的一届。此一阶段,冰雪运动虽受政治环境影响,众多冰雪项目运动队也不复存在,但在冰雪健儿和众多冰雪爱好者的共同坚持和努力下,冰雪运动项目仍在我国得以延续。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揭开了新中国改革开放的篇章,中国奥委会的合法席位也于1979年得到恢复。从此,中国体育运动步入崭新的历史阶段,冰雪运动也开始纷纷走出国门,走向世界舞台。国家冬季运动管理局在20世纪80年代提出了冰雪运动“北冰南展”战略,在南方一些省市迅速组建队伍、兴建场馆,调动了南方群众参与冰雪运动的积极性。

20世纪80年代初期,我国的冰上运动发展达到了一个高峰期,尤其是东北地区的一些大城市,如哈尔滨、齐齐哈尔、长春,几乎所有中小学、事业单位都在冬季浇筑冰场,不少工厂和机关都有自己的冰球队。1978年短道速滑传入中国,随后列入全国冬运会比赛项目,还参加了在东京举办的世界锦标赛。1979年第4届全国冬季运动会在北京、新疆和黑龙江举行。1980年2月中国奥委会首次派出28名运动员参加在美国普莱西德湖举办的第13届冬奥会。1984年2月中国奥委会第2次派队参加在前南斯拉夫萨拉热窝举行的第14届冬奥会。与此同时,中国运动员还参加各种世界和洲际性冰雪运动赛事,如1986年中国冰雪运动员参加在日本举行的第1届亚洲冬季运动会。1988年2月中国运动员参加在加拿大卡尔加里举行的第15届冬季奥运会,除了参加速度滑冰、花样滑冰和越野滑雪比赛外,还派运动员参加短道速滑表演赛。中国选手李琰获得短道速滑表演赛1000m金牌和500、1500m铜牌,五星红旗首次在冬奥会赛场上升起。1992年2月第16届冬奥会在法国阿尔贝维尔举行,叶乔波获得女子500、1000m速度滑冰两枚银牌,李琰获得女子500m短道速滑银牌,实现中国冬奥会奖牌“零”的突破。1994年和1998年中国参加第17届挪威利勒哈默尔和第18届日本长野冬奥会,运动员参加项目逐届增加,获奖牌数也稳步提升。1996年哈尔滨承办第3届亚洲冬季运动会,中国队以15金7银15铜的成绩列奖牌榜首,这为我国承办更高级别的国际赛事积累了经验。随着冰雪运动的复苏,首次大专院校滑雪比赛也于1999年在黑龙江亚布力滑雪场举行。2001年徐囡囡和于淑梅分别获得世界杯总决赛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和冬季两项(12.5km集体出发)冠军。这一时期,冰雪运动基础设施建设发展迅速,修建了黑龙江亚布力滑雪场,中国第1个国家训练基地亦落户于吉林长白山国家冰雪训练基地。

冬奥会、世锦赛、亚冬会等国际性赛事的参与和承办,积极推动了中国冰雪运动的发展,中国现代冰雪运动开始逐步与世界接轨。竞技成绩不断取得突破,参赛人数由少到多,参赛项目由寡至众,基础设施由薄到厚,冰雪受众由小及大。

2002年第19届美国盐湖城冬奥会是中国冰雪运动史上重要的里程碑,短道速滑运动员杨扬在500、1000m比赛中获得两枚金牌,实现中国冬奥会金牌“零”的突破,中国队以2金2银4铜位列第13位,刷新了中国在冬奥会上的最好成绩。2006年在第20届意大利都灵冬奥会上,韩晓鹏夺得男子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的金牌,这是中国第1枚雪上项目冬奥会金牌,王濛获得短道速滑5009m冠军,中国队的奖牌数再创新高。2007年长春第6届亚洲冬季运动会,中国军团以19金19银23铜的总成绩,位居金牌和奖牌榜首。2009年哈尔滨第24届大学生冬季运动会,中国代表团收获18金18银12铜的好成绩,位居金牌榜首位。2010年第21届加拿大温哥华冬奥会,中国代表团获得5金2银4铜的佳绩,名列奖牌榜第7位,创造中国体育代表团参加冬奥会以来的最好成绩,跻身于第二集团。申雪和赵宏博获得花样滑冰双人滑金牌,王濛获得短道速滑500、1000、3000m接力3枚金牌,周洋获得短道速滑1500m金牌。2014年在第22届俄罗斯索契冬奥会上,中国军团以3金4银2铜的成绩,名列奖牌榜第12位。这10多年来,我国通过冬奥会、亚冬会和大冬会参赛和承办,培养了一批优秀冰雪人才,争创出一系列优异成绩,总结积累了大赛经验,为北京冬奥会的成功申办创造了良好条件。

2015年7月31日在吉隆坡举行的国际奥委会第128次会议上,北京赢得2022年第24届冬奥会的举办权。这既是中华大地首次举办冬奥会,也使北京成为全球唯一举办夏季奥运会和冬季奥运会的城市,从那一刻起举国上下都以举办冬奥会为契机,大力发展和普及冰雪运动。习总书记提出“带动三亿人上冰雪”的目标,国家体育总局联合中央多个部门制订颁布了冰雪运动发展规划、场地建设规划、群众冬季项目推广计划,这些纲领性文件为举办北京冬奥会提供有力的政策支撑,成为推动冰雪运动快速发展的强力推手,确立了我国冰雪运动发展以京津冀为引领,以东北三省提升发展为基础,发挥新疆、内蒙古等地后发优势,带动南方地区协同发展的新格局。

全国群众冬季运动的推广和普及激活了全民冰雪的热情。据《2019年度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研究显示,国内滑雪场滑雪人次由2018年全年的1970万,上升到2019年的2090万,同比增幅为6.09%,滑雪场馆达770座,西南、中南地区等地崛起一批优质雪场。可见,我国冰雪运动的发展不再局限于北方,而是面向全国大力普及。

冰雪竞技水平不断攀升。在2017年亚冬会短道速滑比赛上,武大靖获得500、5000m接力冠军,同年在短道速滑世界杯上海站男子500、1000 m比赛中摘得桂冠。2018韩国平昌冬奥会上,武大靖获得短道速滑500m金牌,李靳宇获短道速滑女子1500m银牌,贾宗洋获得自由式滑雪男子空中技巧银牌,隋文静和韩聪获双人滑银牌,由武大靖、韩天宇、许宏志、陈德全组成的中国队获得男子5000m接力银牌,高亭宇获得速度滑冰男子500m铜牌,这是中国男选手首次登上冬奥会速滑领奖台。2019年“中芬冬季运动年”顺利举办,这是中国首次与其他国家举办以体育为主题的“国家年”,将体育交流提高到国家高度。2021年新年伊始,习总书记就对冬奥会筹办工作进行考察,并强调“要通过举办冬奥会、冬残奥会把我国冰雪运动搞上去,推动建设体育强国”。

从2014年国家下发46号文《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中首提“鼓励冰雪运动的发展”开始,至今已颁布中央与国务院及其他规范性文件达16个之多。在北京冬奥会筹备过程中,中共中央、国务院于2016年颁布《“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指出要积极培育冰雪项目等具有消费引领特征的时尚休闲运动项目;于2019年印发《关于以2022年北京冬奥会为契机大力发展冰雪运动的意见》。为贯彻落实《意见》精神,福建、河南等省体育局印发了《关于促进冰雪运动发展的实施意见》,各省、市、区相继出台了一系列发展冰雪运动的地方性政策法规。国家体育总局制定的《竞技体育“十三五”规划》和《体育产业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以筹办2022年北京冬奥会为契机,大力推动冰雪运动开展,发展冰雪运动产业。同时,联合中央多个部门,共同发布《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全国冰雪场地设施建设规划(2016—2022)》《群众冬季运动推广普及计划(2016—2020)》等政策文件。从投入机制、落实政策、用地需求、标准及统计、人才培养、文化宣传和组织实施等方面为冰雪运动的发展提供保障,这将有力推动我国冰雪运动的广泛普及与全面发展,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举办保驾护航。未来几年中,中央和国家体育总局还将出台一系列有关冰雪运动的政策法规,为我国未来冰雪运动发展营造良好环境和提供有力政策支持。

基础设施建设是冰雪运动得以顺利开展的基础。习强调:“北京奥运会所有建设工程都要按照绿色办奥、共享办奥、开放办奥和廉洁办奥的要求。坚持百年大计、精心设计、精心施工,按规划和计划推进,保质保量,确保成为优质、生态、人文、廉洁的精品工程……”到2022年全国滑冰馆数量不少于650座,其中新建不少于500座;滑雪场数量达到800座、雪道面积达到1亿㎡、雪道长度达到3500km,其中新建滑雪场不少于240座、雪道面积不少于7000万㎡、雪道长度不少于2500km。全国冰雪场地设施有效供给极大提升,经济社会效益明显提高,初步形成布局合理、类型多样、基本满足需求的冰雪场地设施网络。以筹办2022年冬奥会为契机,京津冀地区将建设一批能承办高水平、综合性国际冰雪赛事的场馆。同时,要充分发挥社会力量,鼓励社会资本营运滑雪场、滑雪度假村、室内滑雪馆、冰雪乐园、旱雪场、旱冰场及可拆装冰场地,还要引进国外的先进技术,如金针菇旱雪技术、浇冰技术、荷兰冷凝板技术等。从项目普及出发,各省市将因地制宜,新建、改建和扩建冰雪运动场地,来满足广大人民群众健身、学校开设冰雪运动课程、运动员训练与比赛需求。

“带动三亿人上冰雪”,这既是习总书记的指示,也是向国际奥委会的承诺,还是我国冰雪运动的发展目标。随着冰雪运动“北冰南展西扩东进”战略的推进,开展冰雪活动的地域不断扩展,冰雪活动类型日益丰富,参与人数迅速增加,覆盖人群范围逐渐扩大,群众参与冰雪运动的热情不断高涨。据中国人民大学“全国冰雪运动参与现状调查”结果显示,2018年11月我国累计参与冰雪运动的人口已达2.7亿,约占总人口的24%。到2022年,群众性冰雪运动广泛开展,群众性冰雪赛事活动丰富多彩,群众性冰雪运动服务标准完善,群众性冰雪运动场地设施基本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多层次需求。冰雪运动更加贴近、融入百姓生活,人民群众对冰雪运动发展成果的获得感进一步增强,对冰雪运动的关注度、喜爱度、支持度、参与度达到更高水平。青少年参与冰雪运动会更加自信、阳光、健康、勇敢,冰雪运动正日益成为青少年和大众健身、休闲的一种新方式,对提高国民素质和生活质量起到积极促进作用。到2020年教育部计划遴选出2000所冰雪运动特色学校,到2025年计划遴选出5000所特色学校和700余所示范学校,有力促进青少年冰雪运动的普及发展。

冰雪产业是朝阳产业,经过近几年的积累和发展,2017年我国冰雪产业规模已达到3976亿元,近几年一直保持稳定增长态势,伴随着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日益临近,中国将迎来冰雪运动发展的黄金时期。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健身休闲产业的指导意见》指出:“重点打造冰雪运动等特色的体育产业集聚区和产业带,以冰雪等运动为重点,引导具有消费引领性的健身休闲项目,促进冰雪运动产业发展,形成新的体育消费热点。”抓住2022年北京冬奥会契机,利用京津冀地区高水平、综合性国际冰雪赛事的场馆,依托该地区旺盛的消费需求,积极普及冰雪运动项目,大力发展冰雪健身休闲业、高水平竞赛表演业和冰雪旅游业,以带动全国冰雪运动的整体快速发展。我国冰雪运动产业已经初步形成以健身休闲为主,竞赛表演、场馆服务、运动培训和体育旅游等业态协同发展的产业格局,逐步向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的目标迈进。2020年7月10日“助力冬奥·燃情冰雪——2020年粤港澳冰雪论坛”在广州举行,这是华南地区举办的首个冰雪论坛,必将推动冰雪运动在华南地区的发展。同年9月19日在广州花都融创文旅城还举办了首届“粤港澳滑雪精英挑战赛”。由此足见,未来几年,全国冰雪运动参与和培训需求旺盛,竞赛表演活动日益丰富,冰雪旅游业发展迅猛,冰雪场地建设运营市场化程度提高,冰雪用品及相关产品制造增长空间大,冰雪运动用品、赛事转播、生态旅游将会带动一大批相关产业的发展,到2025年,直接参加冰雪运动的人次将达5000万,并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冰雪产业规模将达1万亿元。

截至2018年平昌冬奥会,我国共获得62枚冬季奥运会奖牌。从近4届冬奥会来看,我国冰雪运动竞技水平基本处于7~16名之间,最好排名是温哥华冬奥会第7名,与世界冰雪运动强国有较大差距。北京和张家口市联合承办的第24届冬奥会,将在2022年2月举办,我国具有独特的优势:一是夏季奥运会,特别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我国取得的辉煌成绩对冰雪运动员的激励;二是具有体育举国体制的有力支撑;三是具有东道主的客观优势(自然环境适应、场地设施熟悉、观众倾向激励等因素)。加上,近几年我国冰雪竞技运动稳步发展,尤其是冰上项目发展迅速,先后在世锦赛和奥运会上取得优异成绩。有理由相信,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上,我国冰雪运动竞技成绩将实现冰上项目迈上新台阶、雪上项目争创新突破的局面。

我们的前辈已把“开创具有中国特色的西方史学史研究”之接力棒传递给了下一代,编写一部世界史学史的任务落到了后辈身上,任重而道远,这赋予我们一种强烈的…

在现代学术体制中,组织学会对于学术研究的引导与促进作用不言而喻。成立至今已69年的中国史学会,一直致力于凝聚史学研究者,广泛组织开展国内、国际学术交…

五十余个寒来暑往,先生认真钻研,成为马克思主义历史学的践行者;先生辛勤耕耘,提出了中西古典学的学术构想;先生细致谋划,从无到有建立起了中国的世界古…

朱雷先生是一位令人敬重的前辈学者,他的逝世让众多钦慕他的人为之悲恸。朱先生的高足刘进宝教授约我写一篇怀念文章,我内心深处是极愿接受的。但因年岁上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