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多家商场开出室内滑雪馆 从上午10点到晚上10点都约满

宁波多家商场开出室内滑雪馆 从上午10点到晚上10点都约满

在明州里购物中心的WASO城市滑雪门店的模拟滑雪机上,滑雪爱好者刘女士正在练习。

这个冬天,宁波人的朋友圈都在“滑雪”!北京冬奥会正在火热进行中,宁波人对冰雪消费的热情也越发高涨。

与传统观念中的“室外滑雪”不同,宁波眼下这股滑雪热已经“滑”进了商场,多家购物中心都开设了冰雪运动体验场景。在宁波的商场里开滑雪馆会是一门好生意吗?有哪些门道?记者前往一探究竟。

与以往相比,如今宁波人滑雪多了一个新选择在购物中心。没错,越来越多的购物中心开出了室内滑雪场馆。这究竟是怎样一个场地?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位于鄞州明州里购物中心二楼的WASO城市滑雪体验馆,整个店面积不大,分为休息区、器械区、滑雪训练区。滑雪训练区里最抢镜的是一台庞然大物模拟滑雪机。这就是宁波人室内滑雪的必备“利器”。

WASO是宁波本土城市滑雪品牌,创始人邬沁颖告诉记者:“模拟滑雪机最初用于专业滑雪运动员的日常训练。你可以把它理解成一台配置了滑雪板的跑步机,只不过尺寸更大,滑行面积最小也有30平方米,大的甚至超过60平方米。我们按照标准设置,在模拟滑雪机前还会有等宽的镜面装置,以便滑行者纠正姿态。”

邬沁颖介绍,室内滑雪机在低速运转时摩擦力比真雪大,当滑雪机达到一定转速时,和真雪的摩擦力基本一致,所以尤其适用于练习滑雪技巧。从感官体验上来看,模拟滑雪机的跑道上铺设了特殊材质制成的植绒表面,洒上水之后,滑行感觉与线%。

“受北京冬奥会的带动作用,近期客流增幅明显。每天上午10点开门到晚上10点结束营业,课程都是约满的,模拟滑雪机基本没有停下来的时候,尤其是周末,客流要比平时多一倍。顾客年龄从5岁到40岁不等,大部分是年轻家庭。”邬沁颖表示。

昨天下午4点,WASO滑雪馆里颇为热闹。家住附近的90后刘女士在教练的指导下,正在模拟滑雪机上进行练习。

“我很喜欢滑雪,之前经常跑到东北甚至远赴日本,现在受疫情影响,出省出境都不是很方便了。我和小伙伴们就会就近寻找场地,外滑的话会去绍兴,现在家门口的商场里城市滑雪场馆越来越多了,也会经常来进行练习。”刘女士告诉记者,“因为滑雪运动非常讲究肌肉记忆,要经常练习保持脚感。这几天做几组练习后,本周末就打算和朋友们一起去绍兴乔波滑雪场外滑。”

TCA恒枫幼儿园的大班小朋友张恩凝正在放寒假,这几天也加大了练习频率。张妈妈告诉记者:“我们住在附近,想滑雪不用大老远找地方,来这里特别方便,一周来两三次。孩子上初级赛道已经没有问题了。”

尽管具备新鲜感,但与北方具备滑雪消费的深厚基础不同,在宁波的商场里开滑雪馆,会是一门好生意吗?

邬沁颖说,这个她也曾经担心过,但从目前的运营情况来看,答案是肯定的。“宁波人挺爱滑雪,这其中年轻家庭的亲子用户成为关键。我们品牌从2021年1月开出首家门店,7月开出第2家门店,到目前已经有200多名会员了,这些都是高频消费会员,其中亲子用户占据80%以上。如果把范围扩大到体验课程会员,那大约有700名。”

一方面,依靠模拟滑雪机等设备占地面积小、功能性强的特点,成功开进商场的室内滑雪场“距离消费者更近了”。这是大众消费群体实现滑雪“高频消费”的重要一环,也由此摊平了城市滑雪品牌的各方面成本。另一方面,对于消费者而言,在城市滑雪场馆内,花费较少的时间和经济成本,更快地学会滑雪技巧,这成为了抓住年轻家庭“滑雪教培消费”的关键。因此,各路商业巨头都争相抢夺这块“蛋糕”。

在过去仅半年内,宁波主城区的购物中心就出现了五六家城市滑雪体验馆。不仅有WASO这样的本土品牌,也有SNOW51等头部城市滑雪品牌在宁波阪急、万象城、华侨城欢乐海岸等多个商圈的商业地标入驻。“今年内,我们还将开出3家新店。”邬沁颖告诉记者。

滑雪“烧钱”,主要就是“烧”在滑雪装备上。滑雪装备主要包括滑雪服等服饰,滑雪板、滑雪鞋等雪具,以及头盔、雪镜、护具等安全装备。据了解,一身入门的滑雪装备需要花费6000元-10000元。“如果仅配备滑雪鞋、护膝、护臀、头盔等护具,花费大约在6000元;在此基础上配齐滑雪板、滑雪服、固定器等,花费在10000元左右。”邬沁颖告诉记者。

不过随着越来越多的国产品牌进入滑雪装备这一赛道,滑雪运动也距离大众消费更近了。

“对于我们来说,这是喜闻乐见的事。因为进口品牌的滑雪装备不仅消费门槛高,我们作为销售商,也要满足品牌的起订量等要求。但实际上,从装备功能性、美观等方面,不少更为平价的国产品牌甚至已经可以满足专业选手的要求了。”邬沁颖表示。

1月31日-2月4日,天猫滑雪装备同比增长超180%,冰上运动品类同比增长超300%;京东近期发布的冰雪运动消费报告也显示,2022年京东年货节期间,冰雪运动相关品类消费增长显著,成交额相比去年同时段增长了135%。其中,冰雪器材成交金额同比增长107%,冰雪运动服装同比增长99%,冰雪运动护具同比增长41%。宁波晚报记者史娓超文/摄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17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4076

在明州里购物中心的WASO城市滑雪门店的模拟滑雪机上,滑雪爱好者刘女士正在练习。

这个冬天,宁波人的朋友圈都在“滑雪”!北京冬奥会正在火热进行中,宁波人对冰雪消费的热情也越发高涨。

与传统观念中的“室外滑雪”不同,宁波眼下这股滑雪热已经“滑”进了商场,多家购物中心都开设了冰雪运动体验场景。在宁波的商场里开滑雪馆会是一门好生意吗?有哪些门道?记者前往一探究竟。

与以往相比,如今宁波人滑雪多了一个新选择在购物中心。没错,越来越多的购物中心开出了室内滑雪场馆。这究竟是怎样一个场地?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位于鄞州明州里购物中心二楼的WASO城市滑雪体验馆,整个店面积不大,分为休息区、器械区、滑雪训练区。滑雪训练区里最抢镜的是一台庞然大物模拟滑雪机。这就是宁波人室内滑雪的必备“利器”。

WASO是宁波本土城市滑雪品牌,创始人邬沁颖告诉记者:“模拟滑雪机最初用于专业滑雪运动员的日常训练。你可以把它理解成一台配置了滑雪板的跑步机,只不过尺寸更大,滑行面积最小也有30平方米,大的甚至超过60平方米。我们按照标准设置,在模拟滑雪机前还会有等宽的镜面装置,以便滑行者纠正姿态。”

邬沁颖介绍,室内滑雪机在低速运转时摩擦力比真雪大,当滑雪机达到一定转速时,和真雪的摩擦力基本一致,所以尤其适用于练习滑雪技巧。从感官体验上来看,模拟滑雪机的跑道上铺设了特殊材质制成的植绒表面,洒上水之后,滑行感觉与线%。

“受北京冬奥会的带动作用,近期客流增幅明显。每天上午10点开门到晚上10点结束营业,课程都是约满的,模拟滑雪机基本没有停下来的时候,尤其是周末,客流要比平时多一倍。顾客年龄从5岁到40岁不等,大部分是年轻家庭。”邬沁颖表示。

昨天下午4点,WASO滑雪馆里颇为热闹。家住附近的90后刘女士在教练的指导下,正在模拟滑雪机上进行练习。

“我很喜欢滑雪,之前经常跑到东北甚至远赴日本,现在受疫情影响,出省出境都不是很方便了。我和小伙伴们就会就近寻找场地,外滑的话会去绍兴,现在家门口的商场里城市滑雪场馆越来越多了,也会经常来进行练习。”刘女士告诉记者,“因为滑雪运动非常讲究肌肉记忆,要经常练习保持脚感。这几天做几组练习后,本周末就打算和朋友们一起去绍兴乔波滑雪场外滑。”

TCA恒枫幼儿园的大班小朋友张恩凝正在放寒假,这几天也加大了练习频率。张妈妈告诉记者:“我们住在附近,想滑雪不用大老远找地方,来这里特别方便,一周来两三次。孩子上初级赛道已经没有问题了。”

尽管具备新鲜感,但与北方具备滑雪消费的深厚基础不同,在宁波的商场里开滑雪馆,会是一门好生意吗?

邬沁颖说,这个她也曾经担心过,但从目前的运营情况来看,答案是肯定的。“宁波人挺爱滑雪,这其中年轻家庭的亲子用户成为关键。我们品牌从2021年1月开出首家门店,7月开出第2家门店,到目前已经有200多名会员了,这些都是高频消费会员,其中亲子用户占据80%以上。如果把范围扩大到体验课程会员,那大约有700名。”

一方面,依靠模拟滑雪机等设备占地面积小、功能性强的特点,成功开进商场的室内滑雪场“距离消费者更近了”。这是大众消费群体实现滑雪“高频消费”的重要一环,也由此摊平了城市滑雪品牌的各方面成本。另一方面,对于消费者而言,在城市滑雪场馆内,花费较少的时间和经济成本,更快地学会滑雪技巧,这成为了抓住年轻家庭“滑雪教培消费”的关键。因此,各路商业巨头都争相抢夺这块“蛋糕”。

在过去仅半年内,宁波主城区的购物中心就出现了五六家城市滑雪体验馆。不仅有WASO这样的本土品牌,也有SNOW51等头部城市滑雪品牌在宁波阪急、万象城、华侨城欢乐海岸等多个商圈的商业地标入驻。“今年内,我们还将开出3家新店。”邬沁颖告诉记者。

滑雪“烧钱”,主要就是“烧”在滑雪装备上。滑雪装备主要包括滑雪服等服饰,滑雪板、滑雪鞋等雪具,以及头盔、雪镜、护具等安全装备。据了解,一身入门的滑雪装备需要花费6000元-10000元。“如果仅配备滑雪鞋、护膝、护臀、头盔等护具,花费大约在6000元;在此基础上配齐滑雪板、滑雪服、固定器等,花费在10000元左右。”邬沁颖告诉记者。

不过随着越来越多的国产品牌进入滑雪装备这一赛道,滑雪运动也距离大众消费更近了。

“对于我们来说,这是喜闻乐见的事。因为进口品牌的滑雪装备不仅消费门槛高,我们作为销售商,也要满足品牌的起订量等要求。但实际上,从装备功能性、美观等方面,不少更为平价的国产品牌甚至已经可以满足专业选手的要求了。”邬沁颖表示。

1月31日-2月4日,天猫滑雪装备同比增长超180%,冰上运动品类同比增长超300%;京东近期发布的冰雪运动消费报告也显示,2022年京东年货节期间,冰雪运动相关品类消费增长显著,成交额相比去年同时段增长了135%。其中,冰雪器材成交金额同比增长107%,冰雪运动服装同比增长99%,冰雪运动护具同比增长41%。宁波晚报记者史娓超文/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