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中国小伙世界越野赛夺冠他是练过武术的外卖小哥

对话|中国小伙世界越野赛夺冠他是练过武术的外卖小哥

全程169公里,爬升高达7500米,用时21小时56分28秒……当26岁的赵家驹第一个冲过泰国by UTMB超级越野赛Inthanon 6组别的终点线时,他不仅仅赢下了自己越野生涯里的第一个海外国际大赛冠军,而且一口气将这条赛道的纪录提高了4个小时之多。

“每一次比赛,我总有一个固定的目标,那就是突破自己的极限。”在结束了2021赛季的最后一场比赛后,赵家驹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专访,谈起了这次破纪录,也聊到了自己的跑步人生。

从19岁开始接触马拉松到4年前专注越野跑,再到如今成为ITRA(国际越野跑协会)在亚洲积分最高的跑者,这位自称“彻头彻尾的草根跑者”的故事相当励志,也相当热血。

用一句时下流行的网络说法,那就是“没有练过武术的外卖小哥,不是好跑者”。

很难想象,这样的自我评价是出自一位将泰国by UTMB超级越野赛Inthanon 6组别的赛道纪录提高了4小时之多的冠军之口。

而在说出这番话时,赵家驹颇为认真,“对于这样的赛道爬升来说,20个小时基本上是可以跑完的,但是我没有做到,也许是最近半年没有参加过长距离越野的关系吧。”

UTMB如今象征着全世界最高级别的越野赛事,而泰国by UTMB超级越野赛则是这项赛事在亚洲地区最重要的系列赛之一。

并不是所有越野跑者都可以参加这场比赛,他们需要达到足够的积分,而今年12月上旬在泰国清迈举行的这场超级越野赛,在Inthanon 6组别也仅仅邀请了赵家驹和向付召两位中国精英越野选手。

“其实在比赛之前就有想过要打破赛道纪录,因为每一次比赛,我总有一个固定的目标,那就是突破自己的极限。”

赵家驹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为了提前适应清迈湿热的气候环境和赛道特点,他们从11月30日就从国内出发,一直在当地的雨林中做适应训练,然后周末进行长距离拉练,周中每天都要跑10多公里进行调整训练。

当复盘整场比赛时,赵家驹也感慨于这条越野赛道的难度,“还有一段,柔软的沙子卸了不少力,跑得不舒服,而且很慢,沙子进了鞋子里,感觉一直有异物在晃动,很影响跑步状态。”

不过,当所有跑者都必须面对这样艰难的赛道时,赵家驹成了那个准备更加充分的胜利者。

根据赛道数据统计,169公里中的15个打卡点,赵家驹均排在第一完成打卡,从未让领先优势旁落,而当他举着国旗冲过终点时,甚至比第二名的菲律宾选手快了超过30分钟。

虽然完赛时间上没有达到自己的要求,但是成绩上的突破,对于赵家驹这一年在疫情之下的训练和比赛,也算是一种肯定,“这次比赛也让我更有信心,朝着自己心中的目标和方向去发展。”热爱武术的外卖小哥

从2017年正式开始投身越野赛事之后,赵家驹的名字就频繁出现在各大赛事的获奖名单上。

彼时,很多人还不知道赵家驹是何许人也,但是看着他的各种令人惊艳的完赛成绩,大多数人都会提出这样一个疑问,“他是从专业队转项开始跑越野的吗?”

“我是彻头彻尾的草根,爸妈都在工厂上班,我什么活都干过,还练过武术。”当被问及自己的运动经历时,赵家驹给出的答案和他在越野赛道上的成绩一样惊人,“外卖员曾经是我最喜欢的工作。”

1995年2月出生于贵州的赵家驹,在湖南湘西凤凰古城度过了自己的童年时光。初中时,和不少山里的孩子一样放弃了学业的赵家驹一度经历迷茫。那段时间,他萌生了一个想法,既然不读书,也不能沉沦下去,那就去拜师学艺练武术。

15岁,赵家驹到湖北武当山准备拜师练武,但由于没钱交学费,他只能在武当山旁边的餐馆里打工挣钱,然后看着视频学武术。

练习了一段时间中国传统武术和自由搏击之后,赵家驹心中“靠搏击格斗来谋生”的想法逐渐消失,他自己知道,“我的训练条件和能力水平,完全达不到去打比赛的程度。”

而就在他要再次陷入迷茫的时候,那张杭州马拉松海报上的宣传语“跑过风景,跑过你”,改变了赵家驹的人生轨迹,“世界上还有马拉松这种比赛,我想要试试。”

“跑步这个东西,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在赵家驹看来,相比于格斗类项目,大众跑步没有绝对的输赢,“你永远是输给自己的不努力,输给自己的懒惰。”开始投身跑步之后,赵家驹发现,光靠练功夫的“底子”并不足以让他在马拉松赛道上越跑越好——于是,他开始靠送外卖来锻炼自己。

“那时候我经常左手提着三四个外卖,右手提着三四个外卖,一路和街头的小电驴赛跑。”回忆起自己作为外卖小哥的“野路子”训练方式,赵家驹自己都笑了。

那段时间,在武汉的街道上,赵家驹拎着外卖,跑过了大街小巷、天桥和隧道,“大概每个月有1500单,每单平均在2-5公里左右。这些虽然不是系统化的训练,但也强化了自己身体的综合素质。”

也就是在这样一边送外卖赚取生活费,一边跑步训练的状态下,赵家驹越来越快,能力也越来越强,逐渐可以靠赛事奖金来养活自己……直到2017年,已经在跑圈里小有名气的赵家驹开始将目光投向难度更高的越野赛事。从“草根”到签约运动员,他想带动更多人

从2017年到2019年的两年多时间里,赵家驹的比赛频率几乎是平均每年30场到40场比赛。每周末的比赛,赵家驹都当做“以赛代练”,而周中用来调整和恢复。

但由于一直是以“草根选手”的状态参加比赛,即便有了一些赞助,但赵家驹始终是单兵作战。

“训练和比赛里的‘弯路’每个人都会遇到,我也走了不少。身体上如果受了伤,我只能通过自己想办法去保养身体,尽快恢复。如果是脚崴了,那我就会尝试用中药泡脚,尽快恢复。”

赵家驹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在没有教练给出专业指导的情况,身体上的伤病在所难免,但在精神层面,赵家驹从来都没有动摇或退缩过,“不管是输了还是伤了,我从不会就此低迷,我永远告诉自己,我可以做到更好。”

也正是凭着这样的精神动力,赵家驹斩获的越野冠军头衔越来越多——2018茂名电白国际百公里越野赛冠军、2018斯巴达勇士超级赛北京站冠军、2018斯巴达勇士野兽赛北京站冠军、2019神农架百公里冠军、2019重庆100国际越野挑战赛冠军,以及2021泰国by UTMB超级越野赛Inthanon 6组别冠军。

当赢得的比赛越来越多,赵家驹的名气也越来越大,随之而来的自然是越来越多赞助商和运动品牌的关注。如今,“草根跑者”的头衔已经成了赵家驹的过去时,他已经成了HOKA ONE ONE签约的中国精英运动员。就在站上泰国的正式赛道前,HOKA除了为赵家驹提供专业的比赛产品之外,还针对性地为他和另一位跑者向付召筹备最大摄氧量测试、爬坡测试和赛道间歇训练等全方位赛前安排。

在赵家驹看来,从“草根”到签约跑者,最大的不同就是有了更多人的支持和帮助,同时也得到了更加专业的装备,“这次在比赛中鞋子进了沙子,我也没怎么管,专业的跑鞋帮助我完成比赛。”

可以说,赵家驹如今赢得的一切成就,以及他得到的所有赞助和帮助,都是他过去四五年时间不断努力和坚持的结果。

“今年的成绩我其实不是很满意,但我永远期待明天的我。”在今年将ITRA表现积分累积到917分,并且成为目前亚洲ITRA积分最高的跑者之后,赵家驹还有更加远大的目标——除了参加更多比赛之外,他希望用越野的精神去感动更多人,并且号召更多人运动起来。